谢冰莹在西安
来源:陕西日报 作者:朱文杰 发布时间:

抗战时期,香米园德化里38号是《黄河》月刊编辑部的驻地。《陕西省志·报刊志》记载:“《黄河》月刊,系纯文艺性杂志,原系谢冰莹于1940年应中国文化出版社聘来西安创办的文艺刊物。”

《黄河》月刊诞生于抗日烽火之中,立足西安,辐射全国。当时,《黄河》月刊成为西北国统区的一片文化绿洲,激发了当地军民积极抗战的热情,还为西北文艺事业拓荒,培养了一支优秀的革命文学队伍。

《黄河》月刊均为16开本,用土纸和白报纸印刷。创刊第一年就印行5000册,第二年就达到12000册。这在当时算是非常高的发行量了。主编同时也是编务的谢冰莹曾感慨地说,在西北办刊确实不易。《黄河》的办刊之路坎坷曲折,受到各方面条件的制约和局限。编刊之时,全由谢冰莹一手筹备,在她主持期间也基本上靠她一人支撑。由于她创下的名望和广泛的人脉关系,以及她的敬业和无私奉献精神的感召,才形成了一支强大的围绕在《黄河》周围的作家群。

《黄河》月 113c 刊周围的作家群中,耳熟能详的名家大腕有柳亚子、老舍、丰子恺、孙伏园、梁实秋、碧野、臧克家、姚雪垠等,他们都在《黄河》月刊发表过文章。这一大批重量级的作家、艺术家、社会贤达、名流,可谓一个超豪华阵容。

主编谢冰莹还很注意发现培养文学青年,在刊物上开设了《青年园地》和《读者园地》,不拘一格发现人才。一批充满青春朝气和创作活力的青年作家,从《黄河》月刊这块文学园地走出而成名。谢冰莹主张《黄河》月刊不应和一般刊物一样只登一些小说、戏剧、诗歌之类的作品,而应该特别注重战地通讯和报告文学,这也形成了《黄河》的一个显著特色。

1940年2月《黄河》创刊号代发刊词中写道:“看吧,奔腾豪放的水势!听吧,汹涌澎湃的涛声!这是黄河在抗敌反攻的时候了!千千万万的战士在黄河两岸冒雪冲锋;千千万万的同胞在黄河流域引吭高唱!……怒吼吧,黄河!战斗吧,黄河!”这代发刊词写得磅礴大气,气吞山河,给人一种血脉偾张的冲动。

《黄河》发表了不少抗战救国的作品,例如:文章有《敌寇总崩溃前夕的晋南》《裸体杀敌的战士》《在黄河前线》等,戏剧有《汉奸的跳舞》《穆兰花》《爆炸》《狂欢之夜》等,诗歌有《过太行山》《黄河颂》《北征之曲》《壮烈的五月》《血的季节》等。

《黄河》月刊设立的“日本反战志士文艺专号”, 发表揭露日本军阀发动侵华战争罪行的作品,被称为一件史无前例的创举,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,留下了非同凡响的一页。这表明《黄河》月刊的视野开阔,思想深刻,意识超前,它是谢冰莹从人性角度出发,用日本反战志士自省反思这一独特意义之举来审视战争。

抗战时期,西安虽然诞生了许多宣传抗日救亡的刊物,有些也办出了一定影响,但没有能够影响全国的顶级刊物。《黄河》月刊的创办,填补了这一空白。

值得大写一笔的就是《黄河》的主编谢冰莹,她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多产的、享有盛名的女作家,还被称为“女兵作家”。1926年,在女校读书的她,义无反顾,毅然投笔从戎,进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(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),先后两次征战沙场,在枪林弹雨中经受磨炼,一次是作为女兵参加北伐战争,另一次是在抗战爆发后,她曾组织战地妇女服务团,奋不顾身奔赴前线,堪称巾帼不让须眉的近代“花木兰”。

谢冰莹的《从军日记》一经发表,马上在文坛一炮走红,随之蜚声中外。她在紧张的行军打仗、宣传救护的间隙,抓住每一点空闲时间,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日记。这些记录着血与火的作品,在战争期间非常难以保存,因为她时刻都存在着生命危险。于是,在行军转战途中遇到有邮局的地方,谢冰莹就立即把写好的稿子寄给当时身为报纸副刊编辑的孙伏园,请他代为保存。孙伏园为谢冰莹朴实无华的日记所感动,认为从一个女兵的独特视角,展示了一位新时代女性的思想、感情。她从被封建锁链捆得紧紧的家庭里冲出,经过艰难痛苦的挣扎、奋斗,和男子站在一条战线上,投身救国救民的革命战争生活,十分 b62 得。孙伏园以《从军日记》为题,将之在报纸上连载发表,还请来林语堂翻译成英文发表在该报英文版上,紧接着法、俄、日、朝鲜等文的版本相继问世。于是,谢冰莹便一举扬名世界。美国友人史沫特莱亦称谢冰莹是女性的骄傲。

在西安的短短四年里,谢冰莹连续出版了《抗战文选集》、《姊妹》(短篇小说集)、《写给青年作家的信》等著作,近百万字,成为抗战时期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。活跃在西安的日子里,她又编又写,在主编《黄河》月刊的同时,还与沙雁等人编辑一个专供前线士兵阅读的文艺刊物《阵中文艺》。这些都赢得了社会的高度赞赏,田汉、何香凝等许多名流纷纷赠诗。

在西安,谢冰莹与毕业于燕京大学的贾伊箴先生结了婚。从此两人感情深厚,白头偕老。

但这样一位当年声名显赫的女中之杰,在西安却少为人知。我2015年在写《香米园》一文时,知道了她,了解了她的坎坷与辉煌,才深感自己的孤陋寡闻与贫乏。

谢冰莹著作量惊人,一生出版的小说、散文、游记、书信等著作达八十余种,近四百部二千多万字,一直写到八十多岁仍舍不得封笔,真正是生命不息,笔耕不辍。

谢冰莹住在西安的香米园,她对西安特别有感情。她去过香米园东边紧邻的莲湖公园,并在文章中写道:莲湖公园是西安最好的公园,因为那里的树木特别多,而且有一个小湖,可以划只小船在里面玩玩。当荷花盛开的时候,游人如织,每到晚餐之后,便有无数的男男女女带着小孩来这里乘凉。

谢冰莹和冰心的原名谢婉莹就差一个字,又同是五四时期崛起的女作家,因两人的名字十分相似,我开始误以为她们是亲姊妹。其实这一对文坛“姊妹花”只见过一面。但一见而成知音,两人一直鱼雁传书,书信不断。甚而谢冰莹称冰心“家姐”,冰心称谢冰莹为“舍妹”。冰心曾说过:“我和谢冰莹不是亲姐妹, 5b4 胜似亲姐妹。”

这些都让我惊奇万分。看来,这个“女兵作家”谢冰莹,我是忘不了啦!但愿每个西安人,都记住这位与西安有缘的传奇作家——谢冰莹。

责任编辑:阮雪梅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61120180005
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(www.hanzhongnews.cn) 陕ICP备11008713号 技术支持:锦华科技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-63907152  汉中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   电话0916-2226631  
举报邮箱hz_wxb@163.com  汉中新闻网举报电话:0916-2818532

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68号

0